风采好运彩3
  1. 首頁
  2. 烏魯木齊要聞
  3. 正文

四座山的綠色交響——烏魯木齊市生態文明建設速寫

【字體:

(記者趙楓 郭軍鴿)山中有城,城中又有山。

城中——有紅山、雅瑪里克山、水塔山、燕南山等多座山。

城邊——有東山、西山、南山等山環繞。

往昔的城中山,巖石裸露,植被稀少。

每遇風起,沙塵便在這座城市肆虐……

于是,綠色就成了烏魯木齊人最大的期許。

時光荏苒,在歲月的光影中,城中山變換著“容顏”。

百轉千回,歷經滄桑的這些城中山,既是烏魯木齊經濟社會發展的縮影,更是烏魯木齊人愛樹植樹護樹、綠化家園的精神承載。

紅山鑿石:建自然山體公園

1959年烏魯木齊各族市民在紅山植綠

2012年郁郁蔥蔥的紅山公園

每次登上紅山,都會被蔥蘢的綠色所震撼。舉目四望,草木茁發,綠意盎然。

紅山,雄踞烏魯木齊河東岸。清代文人紀曉嵐曾寫詩道:“縹緲靈山行不到,年年只拜虎頭峰。”虎頭峰指的就是紅山。

昔日的紅山,荒山禿嶺。1958年,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成立“紅山綠化委員會”,動員全市共青團員、各族職工、學生和部隊官兵上山鑿石換土、修渠引水、植樹造林,用“一筐土、一盆水”的墾荒精神,挖石換土50余萬立方米,種活了樹木,澆綠了紅山。

1985年5月,紅山公園成立。2003年紅山公園被評為“烏魯木齊市新十景”。2006年被命名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。

植樹艱辛路,紅山終成林。

如今,紅山公園已是一座集旅游觀光、古典特色、人文內涵、體育健身為一體的綜合性自然山體公園。

年過七旬的黃定琪,每年開春總要到紅山公園轉轉。

說起紅山植樹,1988年轉業到紅山公園擔任黨支部書記的黃定琪言語間充滿了自豪。

“60多年前,山上只有一座塔,連棵草都難找到,一到刮風天,飛沙走石。”黃定琪說,“想要讓種下的樹木成活,必須鑿開沙礫層,再把土填進去。最初紅山沒有上山的路,種樹時所需的土都是靠人工一袋一袋扛上去的。”

“山上沒水,大家帶上水桶和盆,從山下往山上運水。”黃定琪說,因土壤條件有限,那時種的都是榆樹。

“這里的每一棵樹都很珍貴!”紅山公園黨總支書記任繼慧說,如今公園綠化覆蓋率已達98%,喬灌木9萬余株,樹種近97種。

時空流轉,如今的紅山不但扮靚了烏魯木齊,更點亮了烏魯木齊各族市民的幸福之光。

雅山綠化:筑綠色生態屏障

1980年的雅瑪里克山

2017年雅瑪里克山一景

“紅山嘴子妖魔山,兩個塔兒對得端……”對于一些土生土長的老烏魯木齊人來說,小時候都聽唱過這首民謠。

雅瑪里克在蒙古語中意為“山羊之家”,民間稱妖魔山,曾是烏魯木齊市區內最大的一座荒山,山體地表面積6萬畝。其位于市區的上風口,三分之二的山地呈荒漠化,每年大量沙塵隨大風進入市區,是烏魯木齊沙塵氣候的主要源頭之一。

相對紅山而言,雅瑪里克山土層淺薄,干旱缺水,且春季多風,生態環境脆弱,植樹條件更為艱難。

1995年,沙依巴克區園林隊種下第一片綠化試驗林。當年的綠化“荒山班”班長安利勝說:“山上光禿禿的,一到刮風天,風卷起的石子打在臉上,生疼。”

在“荒山班”努力下,200棵小樹苗在雅瑪里克山上“落戶”了。對于這塊試驗田,安利勝和“荒山班”的成員們鉚足了勁,操碎了心。

“荒山班”成員王永平說,那時候早上天剛亮,就上山給樹苗點對點地澆灌,傍晚伴著太陽的余暉下山。餓了吃點馕,渴了喝點涼水,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這200棵樹苗上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。來年開春,試驗田里的200棵樹苗九成都抽了新芽。

1996年,雅瑪里克山綠化工程啟動。從此,成千上萬的部隊官兵、企業職工、市民加入義務種樹行列,他們發揚當代愚公精神,靠著臂膀把水、土運上山,硬是讓一棵棵樹苗在巖石縫里扎了根,讓荒山一天天變了模樣。

1997年種植面積200畝,2018年種植面積2.8萬余畝,經過20余年的荒山造林,雅瑪里克山的綠化面積增加了近140倍。

從200棵樹苗到2.8萬余畝樹林,今日的雅瑪里克山已成為烏魯木齊荒山綠化的典型范例,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的堅定信念正在讓這座曾經的荒山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水塔山造林:成首府森林公園

1995年烏魯木齊各族市民在水塔山上植綠

2018年綠意盎然的水塔山

樹,在水塔山上是最平常的東西,也曾是水塔山上最稀罕的東西。

水塔山的故事從水開始。當年,七紡片區和六道灣片區居民吃水難,黨和政府將水磨河地下水引上山,并在山上建起多座高位水池,方便居民吃水。各族群眾銘記黨恩,給這座荒山起名水塔山。

1987年,對于水塔山來說,是一個值得銘記的年份。這一年,6萬名青年團員上山植樹。占地2140畝的水塔山從此開始慢慢披上綠裝。

當年23歲的王培新是綠化工程設計、技術指導骨干。現任水磨溝區園林隊副隊長。

“最大的困難就是交通問題,沒有車,全靠兩條腿。”王培新說,山上一些植綠條件差、石頭多的地方,是部隊官兵用盆用桶抬著土上山的。

樹種下了,需要澆水。當時,就在山上鋪設管道,從山下的虹橋污水處理廠引用再生水上山。

“就一心想著把樹種活!”王培新說,到1999年,水塔山完成初步荒山綠化,前后參與人數達60萬人次,綠化面積達到1800畝,共種植樹木60余萬棵。

樹活了,山綠了,灰喜鵲、灰藍山雀、棕尾伯勞等鳥類紛紛來此棲息。

在水塔山綠化完成后的十余年,除打造景區基礎設施外,還陸續種植云杉、紫穗槐、山桃等50余個品種喬灌木。

占地面積2140畝,綠化面積1800畝,是烏魯木齊市人民公園(450畝)的4倍——水塔山已成為烏魯木齊的森林公園。

從青年林到國防林,從白塔到“一炮成功”……在歷史的時空與現實的光影中穿行,觸摸到的是昔日荒山變綠洲的滄海桑田,感受到的是烏魯木齊人定要荒山披綠裝的奮斗情懷。

燕南山播綠:展全新生態畫卷

2018年以前的燕南山

2019年4月的燕南山一隅

今年,燕南山計劃新增綠化面積5500畝,在原定喬、灌、花卉相結合的基礎上,還將種植黑果枸杞、鷹嘴豆、香豆子等經濟作物。至此,燕南山三年成林的生態新畫卷已漸次展開。

2018年,燕南山被列為烏魯木齊市“樹上山”項目綠化荒山之一。當年完成綠化面積5000畝,栽種山桃、紅葉海棠、白榆、大葉白蠟、金葉榆等喬灌木逾117萬株。

燕南山位于燕兒窩路與燕南橋交會處,處于和平西渠、蘭新線、紅雁池南路圍合區域內,北側為紅雁池水源地,南側為烏拉泊水源地,是烏魯木齊的上風口。同時,它又是河灘快速路、東繞城高速、蘭新鐵路出入城重要節點。

天山區園林管理局局長奚建生說,“樹上山”燕南裸露荒山綠化項目的實施,對于改善烏拉泊及紅雁池周邊生態面貌、提升居民生活環境品質有著重大意義。

燕南山山體結構復雜,巖石層外露,這讓園林專業出身、榮獲“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先進個人”稱號的奚建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梯田式、覆土法、開溝法……奚建生和同事們集思廣益,利用科技創新使其成為可能,逐步增加山體綠化覆蓋面積。

“等到燕南彩石郊野公園整體工程完工后,將呈現集山體地質、遺址文化、生態修復為一體的城市郊野公園,會成為休閑度假的好去處。”奚建生說。

去年10月13日,自治區黨委常委、市委書記徐海榮在聽取了我市綠化工作匯報,詳細了解“樹上山”項目進展后說,要把生態文明建設融入經濟建設、政治建設、文化建設、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,大力發揚愚公移山精神,持之以恒、久久為功,努力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首府。

歷盡天華成此景,人間萬事出艱辛。

而今,當越來越多的烏魯木齊人走向荒山、田野、路旁,栽下一棵棵小樹,放飛一個個綠色希望;當越來越多的荒山在烏魯木齊人的呵護下綻青吐翠,生機盎然……

一個山更綠,水更清,天更藍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畫卷正在徐徐展開。

開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

主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辦公廳

承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電子政務辦公室

地址: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30號 新ICP備05001907號

政府網站標識碼:6501000002


  1. 首頁
  2. 烏魯木齊要聞
  3. 正文

四座山的綠色交響——烏魯木齊市生態文明建設速寫


(記者趙楓 郭軍鴿)山中有城,城中又有山。

城中——有紅山、雅瑪里克山、水塔山、燕南山等多座山。

城邊——有東山、西山、南山等山環繞。

往昔的城中山,巖石裸露,植被稀少。

每遇風起,沙塵便在這座城市肆虐……

于是,綠色就成了烏魯木齊人最大的期許。

時光荏苒,在歲月的光影中,城中山變換著“容顏”。

百轉千回,歷經滄桑的這些城中山,既是烏魯木齊經濟社會發展的縮影,更是烏魯木齊人愛樹植樹護樹、綠化家園的精神承載。

紅山鑿石:建自然山體公園

1959年烏魯木齊各族市民在紅山植綠

2012年郁郁蔥蔥的紅山公園

每次登上紅山,都會被蔥蘢的綠色所震撼。舉目四望,草木茁發,綠意盎然。

紅山,雄踞烏魯木齊河東岸。清代文人紀曉嵐曾寫詩道:“縹緲靈山行不到,年年只拜虎頭峰。”虎頭峰指的就是紅山。

昔日的紅山,荒山禿嶺。1958年,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成立“紅山綠化委員會”,動員全市共青團員、各族職工、學生和部隊官兵上山鑿石換土、修渠引水、植樹造林,用“一筐土、一盆水”的墾荒精神,挖石換土50余萬立方米,種活了樹木,澆綠了紅山。

1985年5月,紅山公園成立。2003年紅山公園被評為“烏魯木齊市新十景”。2006年被命名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。

植樹艱辛路,紅山終成林。

如今,紅山公園已是一座集旅游觀光、古典特色、人文內涵、體育健身為一體的綜合性自然山體公園。

年過七旬的黃定琪,每年開春總要到紅山公園轉轉。

說起紅山植樹,1988年轉業到紅山公園擔任黨支部書記的黃定琪言語間充滿了自豪。

“60多年前,山上只有一座塔,連棵草都難找到,一到刮風天,飛沙走石。”黃定琪說,“想要讓種下的樹木成活,必須鑿開沙礫層,再把土填進去。最初紅山沒有上山的路,種樹時所需的土都是靠人工一袋一袋扛上去的。”

“山上沒水,大家帶上水桶和盆,從山下往山上運水。”黃定琪說,因土壤條件有限,那時種的都是榆樹。

“這里的每一棵樹都很珍貴!”紅山公園黨總支書記任繼慧說,如今公園綠化覆蓋率已達98%,喬灌木9萬余株,樹種近97種。

時空流轉,如今的紅山不但扮靚了烏魯木齊,更點亮了烏魯木齊各族市民的幸福之光。

雅山綠化:筑綠色生態屏障

1980年的雅瑪里克山

2017年雅瑪里克山一景

“紅山嘴子妖魔山,兩個塔兒對得端……”對于一些土生土長的老烏魯木齊人來說,小時候都聽唱過這首民謠。

雅瑪里克在蒙古語中意為“山羊之家”,民間稱妖魔山,曾是烏魯木齊市區內最大的一座荒山,山體地表面積6萬畝。其位于市區的上風口,三分之二的山地呈荒漠化,每年大量沙塵隨大風進入市區,是烏魯木齊沙塵氣候的主要源頭之一。

相對紅山而言,雅瑪里克山土層淺薄,干旱缺水,且春季多風,生態環境脆弱,植樹條件更為艱難。

1995年,沙依巴克區園林隊種下第一片綠化試驗林。當年的綠化“荒山班”班長安利勝說:“山上光禿禿的,一到刮風天,風卷起的石子打在臉上,生疼。”

在“荒山班”努力下,200棵小樹苗在雅瑪里克山上“落戶”了。對于這塊試驗田,安利勝和“荒山班”的成員們鉚足了勁,操碎了心。

“荒山班”成員王永平說,那時候早上天剛亮,就上山給樹苗點對點地澆灌,傍晚伴著太陽的余暉下山。餓了吃點馕,渴了喝點涼水,所有人的心思都在這200棵樹苗上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。來年開春,試驗田里的200棵樹苗九成都抽了新芽。

1996年,雅瑪里克山綠化工程啟動。從此,成千上萬的部隊官兵、企業職工、市民加入義務種樹行列,他們發揚當代愚公精神,靠著臂膀把水、土運上山,硬是讓一棵棵樹苗在巖石縫里扎了根,讓荒山一天天變了模樣。

1997年種植面積200畝,2018年種植面積2.8萬余畝,經過20余年的荒山造林,雅瑪里克山的綠化面積增加了近140倍。

從200棵樹苗到2.8萬余畝樹林,今日的雅瑪里克山已成為烏魯木齊荒山綠化的典型范例,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的堅定信念正在讓這座曾經的荒山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水塔山造林:成首府森林公園

1995年烏魯木齊各族市民在水塔山上植綠

2018年綠意盎然的水塔山

樹,在水塔山上是最平常的東西,也曾是水塔山上最稀罕的東西。

水塔山的故事從水開始。當年,七紡片區和六道灣片區居民吃水難,黨和政府將水磨河地下水引上山,并在山上建起多座高位水池,方便居民吃水。各族群眾銘記黨恩,給這座荒山起名水塔山。

1987年,對于水塔山來說,是一個值得銘記的年份。這一年,6萬名青年團員上山植樹。占地2140畝的水塔山從此開始慢慢披上綠裝。

當年23歲的王培新是綠化工程設計、技術指導骨干。現任水磨溝區園林隊副隊長。

“最大的困難就是交通問題,沒有車,全靠兩條腿。”王培新說,山上一些植綠條件差、石頭多的地方,是部隊官兵用盆用桶抬著土上山的。

樹種下了,需要澆水。當時,就在山上鋪設管道,從山下的虹橋污水處理廠引用再生水上山。

“就一心想著把樹種活!”王培新說,到1999年,水塔山完成初步荒山綠化,前后參與人數達60萬人次,綠化面積達到1800畝,共種植樹木60余萬棵。

樹活了,山綠了,灰喜鵲、灰藍山雀、棕尾伯勞等鳥類紛紛來此棲息。

在水塔山綠化完成后的十余年,除打造景區基礎設施外,還陸續種植云杉、紫穗槐、山桃等50余個品種喬灌木。

占地面積2140畝,綠化面積1800畝,是烏魯木齊市人民公園(450畝)的4倍——水塔山已成為烏魯木齊的森林公園。

從青年林到國防林,從白塔到“一炮成功”……在歷史的時空與現實的光影中穿行,觸摸到的是昔日荒山變綠洲的滄海桑田,感受到的是烏魯木齊人定要荒山披綠裝的奮斗情懷。

燕南山播綠:展全新生態畫卷

2018年以前的燕南山

2019年4月的燕南山一隅

今年,燕南山計劃新增綠化面積5500畝,在原定喬、灌、花卉相結合的基礎上,還將種植黑果枸杞、鷹嘴豆、香豆子等經濟作物。至此,燕南山三年成林的生態新畫卷已漸次展開。

2018年,燕南山被列為烏魯木齊市“樹上山”項目綠化荒山之一。當年完成綠化面積5000畝,栽種山桃、紅葉海棠、白榆、大葉白蠟、金葉榆等喬灌木逾117萬株。

燕南山位于燕兒窩路與燕南橋交會處,處于和平西渠、蘭新線、紅雁池南路圍合區域內,北側為紅雁池水源地,南側為烏拉泊水源地,是烏魯木齊的上風口。同時,它又是河灘快速路、東繞城高速、蘭新鐵路出入城重要節點。

天山區園林管理局局長奚建生說,“樹上山”燕南裸露荒山綠化項目的實施,對于改善烏拉泊及紅雁池周邊生態面貌、提升居民生活環境品質有著重大意義。

燕南山山體結構復雜,巖石層外露,這讓園林專業出身、榮獲“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先進個人”稱號的奚建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梯田式、覆土法、開溝法……奚建生和同事們集思廣益,利用科技創新使其成為可能,逐步增加山體綠化覆蓋面積。

“等到燕南彩石郊野公園整體工程完工后,將呈現集山體地質、遺址文化、生態修復為一體的城市郊野公園,會成為休閑度假的好去處。”奚建生說。

去年10月13日,自治區黨委常委、市委書記徐海榮在聽取了我市綠化工作匯報,詳細了解“樹上山”項目進展后說,要把生態文明建設融入經濟建設、政治建設、文化建設、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,大力發揚愚公移山精神,持之以恒、久久為功,努力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首府。

歷盡天華成此景,人間萬事出艱辛。

而今,當越來越多的烏魯木齊人走向荒山、田野、路旁,栽下一棵棵小樹,放飛一個個綠色希望;當越來越多的荒山在烏魯木齊人的呵護下綻青吐翠,生機盎然……

一個山更綠,水更清,天更藍的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畫卷正在徐徐展開。

開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

主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辦公廳

承辦: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電子政務辦公室

地址: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30號 新ICP備05001907號

风采好运彩3 龙虎榜数据炒股技巧 福彩三地1750走势图 开元棋牌炸金花怎样赢 爽爆的千炮捕鱼游戏 安徽快三是骗局吗 曾道点特玄机 手机快三app下载 90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在线投 平特最准网站